设备鉴定体系成核电设备国产化‘软肋’_0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目前国内尚未建立起完整的核电厂设备鉴定体系,这已成为核电设备国产化的软肋,直接影响到能动部件,特别是泵、阀和电气部件的国产化。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专家组专家郁祖盛在

  目前国内尚未建立起完整的核电厂设备鉴定体系,这已成为核电设备国产化的软肋,直接影响到能动部件,特别是泵、阀和电气部件的国产化。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专家组专家郁祖盛在2012中国核电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上做上述表述。

  他强调,虽然我国核电装备制造技术有很大进步,但与外资企业相比在高技术领域还存在较大差距。

外企投资步伐加快

  郁祖盛认为,全世界超过14000堆年的实践表明,核电厂目前的设计理念、设计原则和相应的标准对于假想的设计基准事故(DBA)和严重事故(SA),包括外部事件(地震,海啸等)都具有相应的抵御能力。

  据悉,全世界首批(4台)第三代AP1000非能动安全核电机组(4125万千瓦)正在中国浙江三门核电厂和山东海阳核电厂建设。

  与此同时,中国浙江三门核电厂首台机组也将于2013~2014年投入运行。

  事实上,中国积极发展核电的行动和世界坚持核电发展国家所制定的发展规划,已经刺激了全球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发展。

  2009年未,意大利IBF公司联合团队与中国民营企业吉林浩宇公司合作,由意大利提供加工好的不锈钢管道锻件,由浩宇公司进行管道弯制,完成了AP1000反应堆冷却剂管道热管段A的试制。

  镍-铬-铁Inconel-690合金的发明者,美国特种金属公司前不久来华,准备和中国长城钢厂合作,以合资的方式在中国生产蒸汽发生器传热管。对此郁祖盛表示,通过与国外知名企业合资建厂,将为中方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提供机遇,但也加剧了市场竞争。

  8月30日,山特维克大中华区总裁张志强在2012核电研讨会上对记者表示,核电领域未来发展潜力巨大,山特维克将积极参与其中,为中国的发展提供更加清洁可靠的能源。

  截至目前,日本制钢株式会社承接的核电锻件己排到2014年。韩国重型机器厂斗山工厂、法国Valunax公司和日本住友株式会社等也都纷纷建立新的车间,扩大产能,以满足未来核电市场的需求。

  据了解,日本、韩国和法国企业瞄准核电厂反应堆主设备,主要生产低合金钢和重型不锈钢锻件。

核心技术尚有欠缺

  核电设备重型锻件和特殊材料的制造技术,以及生产能力一直是国家实力和技术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

  记者了解到,从硬件装备的吨位容量和装备的先进性方面来看,世界前5位均在中国。中国一重、二重和上重三大重型机械集团,以及中信重工、太原重型机器厂等企业均具有百吨级的电炉、成套的炉外精炼设备、最大吨位到650吨的真空铸锭设备、15000~16500吨的自由锻造油压机/水压机。其中,中信重工的18500吨自由锻造油压机也已建成,并形成生产能力。

  虽然我国在核电装备制造中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但与外资企业相比缺少核心技术。郁祖盛表示,其中特种材料,包括蒸汽发生器用镍-铬-铁Inconel-690合金传热管、核燃料组件锆合金管材、镍基Hastlloy合金超薄扳等,这一冶金和轧制的高技术领域是我国的弱项。

  其次,我国核电重型锻件的质量还不是很稳定,废品率还较高。要做到核电重型锻件的制造,在技术上完全能立足国内,乐观地估计还需5年左右。虽然我国在核电重型锻件制造技术上有所突破,但总体而言,目前仍处在通过实践、总结和积累经验的花学费阶段。

  此外,国内企业在用于第三代AP1000核电厂的大型屏蔽电机、主泵等某些关键设备的设计与制造技术与国外相比也差距较大。

  生产重型锻件必须的硬件装备十分重要,但是有了硬件装备,绝不等于掌握了技术。要做到稳定生产,就必须在技术上做到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郁祖盛表示,国家核电锆业公司在引进美国西屋公司技术的基础上正在开展从核级海绵锆提取,到核燃料元件用的锆合金管材和带材的研制工作。这两个项目己纳入由国务院直接管理的大型压水堆核电站国家重大专项,估计3~5年内有望国产化。

需要加强鉴定能力

  近年来,由于部分国外厂商不断提高产品报价,现有报价已是原来产品报价的几倍甚至几十倍,使得国内核电的运营成本不断上升。

  有关专家认为,面对这一严峻形势,为维持现有核电站安全经济运行,有必要在国内寻找新的供货商或替换品。建立起国内统一的核级设备验证标准和专业的核级鉴定机构,以此消除国内供应商产品在性能和质量上的差异。

  与此同时,法中电力协会副主席MichelMoiner8月29日在2012中国国际核电装备展开幕式上也表示,核电项目的重启取决于我们能否在核安全上达到国家规定的新要求。对于核电设备制造商来说,设备鉴定将是未来工作的重中之重。

  对此,郁祖盛表示认同,他认为,目前国内尚未建立起完整的核电厂设备鉴定体系。这已成为核电设备国产化的软肋。

  据了解,设备鉴定是用于建立并保持证据以证明核安全相关设备在其鉴定寿期(如60年)内在各种正常、预期运行事件,以及事故工况下,能可靠的动作、运行,履行其规定的安全功能。

  只有经过鉴定合格的设备,才能用于核设施。反之,没有通过设备鉴定并证明合格的设备不能出厂,也不能进行现场安装。

  目前来看,虽然我国核电厂设备鉴定的试验设施有一定基础,但力量分散,且技术能力尚有较大缺口。

  据悉,一台AP系列机组共有核级设备1700多台,大致可分为100多类。按目前国内的试验能力要完成这些设备的各类鉴定有很大困难。

  郁祖盛举例说,以EMC为例,国内一般仅进行2到3项试验鉴定活动,而AP1000要做近20项鉴定试验,且试验要求覆盖军标(MIL标准)、IEC标准和EN标准(CE认证),在鉴定过程中还要对所有电气仪表进行功能测试,工作量较国内现行实践有较大增加。

  因此,国内试验单位目前的试验装置能力尚不能完全满足AP1000设备鉴定的要求,均需要进行不同程度的技术改造并通过验证性试验后才能最终得以确认。

  如何推动国内实验室提升和改造现有试验能力以满足AP1000的设备鉴定要求,已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郁祖盛告诉记者,此问题已成为第三代核电设备国产化的瓶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10-05 15:12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